妖绘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这里苏惜抱,请多多关照

【羡澄】一觉醒来我和决裂的发小结婚了(二)

重度狗血现场

现代设定

故事基本架构应该差不多

但是有出入

江家夫妇已故,师姐姐夫还在

CP依旧有我爱的双壁

时间在双杰决裂之后

OOC爆表现场

标配厕所读物总裁小言

 

能接受否?

 

3

 

2

 

1

 

GO!

 

 

 

现实荒诞得江澄直接就笑出来了,他僵硬的扯开嘴角,短促的笑声像是某个生锈的铃铛,透出即将崩溃的气息。

他的手机首页定格在他那张两人傻笑的照片上,魏婴胡乱穿好了衣服在阳台打电话,身上的衬衫还是江澄的淡紫色,依着江澄对魏婴的了解,他还不至于分不清紫色和酒红色,魏婴就是故意的。

江澄暗暗攥紧了拳头,小时候魏婴就喜欢来缠着他一起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仗着刚刚醒来的朦胧就穿江澄的衣服,还出去宣扬,这是江澄送我的,江澄每每听到这种言论,都会把他扯回房间扒他的衣服,顺便送上一通暴揍。

但魏婴依旧是屡教不改,仿佛没有挨打的记忆,第二天晚上还是黏黏腻腻的贴上来,“江澄,我和你睡好不好?”。

他和魏婴那时候关系多好啊,现在要不是家姐结婚,估计他们都碰不到一起来。江厌离心心念念的想让两个弟弟见一面,但他们还是默契的错开了时间,只是江澄太过想念姐姐而来早,魏婴因为缠着金子轩灌酒没能离去。

江澄隐约听到魏婴在打电话,玻璃门的隔音并不好,也可能是魏婴跟本就不想避着他。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什么?我哪有这么浪?……我是真心的,不是玩玩那种……”

江澄听不下去了,低头看得自己的手机震动,屏幕上两个大字“姐夫”。

“喂,是我,江……“他还没把话说完,就听见对面的山东话在自己头上暴扣,他难得耐心地听完了金子轩的愤怒,直到金子轩发现不对劲,自家小舅子不是这样婉约的性子之后才停下来,”江澄,你没事吧?“

“我没事。“

“你姐姐挺担心你……你们的。“

“嗯“

“江澄,“对面仿佛始终意气风发的金子轩难得叹了口气,”我不管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一直都觉得你和魏婴都挺混蛋的,但我和你姐都希望你们是认真的,别闹了。“

他听到自己说好。

江澄放下手机,魏婴正好拉开玻璃门走进来,两人对视后又迅速错开,魏婴在床边坐下看他,“江澄……“

“别说对不起,我听腻了。“

江澄毫不犹豫的打断了魏婴,眼睁睁的看着魏婴好不容易堆积起的勇气轰然倒塌,心中一片平静。

“江澄,我们好像不能澄清这是一个玩笑。“

“为什么?“江澄属于那种喝酒断片的人,他以为他们就只是带着戒指拍了照片,说了两句骚话,但看魏婴的意思,似乎不止这么点。

“我们结婚了,江澄,有个完整的婚礼,有神父,还要两个从街上拉过来的证婚人。“魏婴顿了顿,小心翼翼的看着江澄,”那两个证婚人是蓝家的两个小辈,蓝思追和蓝景仪,原来是出来找我们的。“

蓝思追,蓝景仪。

江澄隐约记得这两个名字,好像那个蓝景仪还是个蓝家难得的大嘴巴。想到这,江澄脸色愈发阴沉了下来,他打开最新的热搜,热门内容:

@豪门云深快报

云梦双杰突然大婚,究竟是兄弟情深,还是另有阴谋?

看证婚人蓝**为您揭秘

下方是九章采访截图,还有电话录音链接。

江澄冷笑一声,蓝涣该管管自家的小辈了吧。

魏婴看江澄盯着手机的眸子暗淡,忙说道,“江澄,你先别生气,我已经骂过小古板了,他说会教育的,反正他也骂不过我。“

江澄放下手机,头一次直视魏婴,“那你打算怎么办?继续这么下去?“

“我……我觉得,我们……“魏婴难得的支吾起来,”我们可以,可以不离婚。“

“好。“

江澄的果断让魏婴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说好,我们要是对婚姻太儿戏,对公司股价也不好。“

这一次。

他看着魏婴仿佛永远带着光的桃花眼暗淡下去。

 

 

 

----------------------------------------

 跪求评论
哭了
人家要评论(*꒦ິ⌓꒦ີ)


【羡澄】都说了江澄不喜欢魏婴(上)

高中生设定

ABO

青梅竹马

依旧幼稚园文笔

OOC爆表警告




江澄和魏婴不是好朋友。

江澄这么告诉自己,尽管几乎所有人,包括姐姐都以为他们两个关系很好,但他始终坚定的觉得他和魏婴不是那种很好很好的关系。

他就不太喜欢魏婴,从小就不喜欢,因为魏婴一来他的三只小狗就被父亲送走了,江澄又气又难过的埋在房间里哭了一天,直到晚上魏婴才轻轻的推开门,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江澄从被堆里挖出来,递给他一个微微温着的包子和一颗桂花糖,江澄吸溜着鼻子勉强原谅了魏婴。

毕竟糖还是挺好处的。

小时候的魏婴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是个瘦瘦小小的矮个子,而江澄一直都是周围街道一霸,少年宫的小旋风,一种莫名的感觉让他在魏婴被其他人欺负时站出来护住他,但他依然不喜欢魏婴,具体是哪里不喜欢他也说不上,就是不喜欢。

江澄就这样和魏婴打打闹闹的过了几年,这几年里他几乎都和魏婴在一起,直到上了高中,他才借着不在同一个班的理由拜托了魏婴,并且不允许魏婴去找他。江澄记得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原本还沉浸在开学的欣喜中的魏婴眉眼迅速耷拉下来,背着他红黑配色的书包走了,江澄突然想起一句电影台词“他的背影好像一条狗”。

魏婴肯定不会喜欢这个比喻,他最怕狗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魏婴都很乖,他没有像以前那样粘着江澄,只会在放学回家的半路上才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冒出来,整个人像是没有骨头那样靠在江澄身上。

偶尔江澄还是会从同班同学哪里听到有关魏婴的消息,他蓦地意识到魏婴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他保护的瘦瘦小小的矮子了,青春期的拔苗效果和江家不错的伙食让他撑开了个子,甚至比江澄还要高出半个头,但他像是完全没感觉别扭,依旧在回家的路上半边身子靠着江澄晃荡。

江澄知道同学们在暗暗的评选校草,他知道他和魏婴都在榜上,他也知道学校里暗恋魏婴的人比比皆是,江澄偶尔路过篮球场都能看得外三圈里三圈的人,魏婴扣篮时气氛达到最高点,满城都是尖叫声,江澄隐约能看见魏婴球衣底下流畅的肌肉线条,像是眼里有光。

但他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那时候江澄已经分化了,他分化得比好多人都要早,但他的结果并没有比太多人好,他是个omega,虽然现在提倡AO平等,但社会上对omega的隐形歧视也并不是没有。但江澄并不在意这些,只是他从小就认定自己会是一个alpha,他甚至还跟魏婴说过自己会是个alpha,会罩着他这样的傻话,江澄不知道魏婴还记不记得这句话,他希望魏婴不记得。

江澄是在学校里分化的,被上课老师送去了医务室,听到消息的魏婴违反了他的规定,冲进医务室看他,江澄只是躺在医务室的床上看天花板,偶尔还眨眼睛证明他不是个过分精致的娃娃。

“江澄。”魏婴蹲在床边轻轻的唤他。

他知道魏婴来了,但他并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幼稚的规定,只是应了一声。

“嗯。”

一贯话痨的魏婴也没有说话,就只是蹲在床边看他,魏婴没有分化,但江澄分化了,他能闻到医务室里混着消毒水味的甜味,那是他的信息素,甜到发腻,魏婴身上有一点点柠檬的清香,江澄觉得有一点舒服。

****的魏婴,又偷用他的沐浴露。

江澄眨眨眼,“我是个omega。“

“嗯。“

“我以后不能罩着你了。“

“……“

魏婴抿了抿唇,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不对啊,江澄,你还是能罩着我的,我觉得我这样应该也是个omega,你看我多娘啊。“

江澄扯开嘴角无声的笑了。

 

魏婴分化的时候在上体育课,他刚想给同学表演一下百米飞人冲刺,枪声一响,他还没冲出去,就觉得到一阵蛋疼。

“护士姐姐,我是alpha对吗?“

校医看着这个一脸纠结的俊秀少年,有点奇怪,“对啊,你不高兴吗?“

“我还有机会变成omega吗?“

“没了。“

今天也是冷酷的护士姐姐。

“为什么你想当Omega?你喜欢的人是alpha?“

“我没有喜欢的人。“

魏婴眼神有些恍惚,”我只是答应了一个人,要他一辈子罩着我,他是个Omega。“

因为分化的缘故,魏婴请了半天假,江澄回到家的时候魏婴已经到了,后颈贴着抑制贴一脸温顺的站在门口给他拎包,江澄敏锐的闻到了一股幽幽的酒香,再看到魏婴后颈的抑制贴,低着头沉默,良久才问道,“你分化了?“

魏婴小心翼翼的看着江澄的脸色,点了点头。

“恭喜。“

魏婴想叫住江澄,但他不知道叫住之后该跟江澄说些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分化成alpha的“

太蠢了。

从那天之后江澄几乎就不怎么理会魏婴了,他只是说高中时期AO不宜交往过密,这是校规规定的。

江澄的振振有词让魏婴嘴里发苦,反正他也没把校规当回事过,索性也不管之前江澄的规定了。

一下课就跨越四个班的距离去江澄他们班,江澄坐在他靠窗的位置上写作业或者看书的话,他就趴在窗上看他,偶尔给江澄带点校外的甜点,路上捡的花,不知道从哪里买的小摆件,刚抢来的最新漫画杂志,别班的复习资料,如果江澄要上厕所,魏婴就缠着他一起去,并说这是男人友谊的象征,没一起上过厕所的朋友都不是好兄弟,此言一出惊得江澄差点把魏婴整个塞进马桶里。

魏婴的高调行为自然引起了学校里的众多讨论,连带着江澄抽屉里的情书都少了,都是魏婴塞给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江澄不太想理他,从小他就不想管魏婴,要不是那时候觉得强大的自己有必要保护算是自家人的柔弱瘦小手无缚鸡之力的魏婴,他才懒得理他那些破事呢,现在两人的身份倒了个个,他就更没有理由理他了。

但他还是一次次的收下魏婴拿来的东西,接受他在“巩固男人情谊“道路上的勾肩搭背,甚至把他送的花仔细的夹进笔记本里。

魏婴觉得形势一片大好,坚持下去他还是有可能和江澄和好的。

直到某天,魏婴在教室里咬着笔杆做题,身边的狐朋狗友拍了一下他肩膀。

“嘿,魏哥,你是不是在追四班的江澄啊?“

吓得魏婴的笔掉在了地上,激起一场海啸。

 

 

 

 ----------------------------------------------------

快落挖坑

球球各位大噶给个评论把QAQ

红心蓝手也可以

 


【羡澄】一觉醒来我和决裂的发小结婚了(一)

闪婚梗


重度狗血现场

现代设定

故事基本架构应该差不多

但是有出入

江家夫妇已故,师姐姐夫还在

CP依旧有我爱的双壁

时间在双杰决裂之后

OOC爆表现场

标配厕所读物总裁小言

 

能接受否?

 

3

 

2

 

1

 

GO!

 

 

江澄是枕头下的手机震动唤醒的,眼睛将睁未睁之际能感觉到从被风吹起的窗帘缝隙中透出来的一点光,眼睛有些微的刺痛,他久违的感到了熟睡醒来之后难言的满足感,自从魏婴离开江家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有些懒散的伸手想要把手机从枕头下取出,却突然发现这张床上不只有他一个人。江澄的睡意散得一干二净,就连原本要做的动作都停顿了下来。另一个人背对着他,隐约可以看出是个身材还不错的男人,留着半长的头发。

加上自己身体上的不适感,某个不可言说部位的饱胀感。

自己很有可能和一个男人睡了。

这个认知几乎让钢铁直男了二十几年的江澄崩溃,一瞬间脑中滑过无数种解决方式,包括并不限于“放钱走人,就当自己找了个鸭”和“杀人灭口”,但很抱歉,老天并没给他选择的机会,他听到身边的电话铃声,并不属于他的铃声响起,那个背对他的男人动了一下,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放到耳边。

电话另一边的人足够激动,声音大到江澄可以听清。

“你【哔----】的搞什么幺蛾子?!”声音传出来是个颇为悦耳的女声,江澄悄悄把自己往被子里埋了埋,但他又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一时间想不起来这是谁。

“我又怎么了?”听到这人开口的一瞬间,江澄突然不再犹豫了,他就应该在他还没醒的时候选择杀人灭口,反正再怎么样都比被人知道自己被魏婴睡了要好得多。

魏婴。

他在默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微微动了一下。

发誓永不相见的两个人,就这么猝不及防的相遇了,还是在这么奇妙的情景下。

“你【哔----】的跟江澄结婚?!我的天!你疯了吗?不过话说江澄不是直男?怎么……”

温情后面说的话江澄没有听清,因为魏婴几近是在听到他名字的一刻就弹了起来,正巧撞上了来不及装睡的江澄的眼睛。

宿醉明显让魏婴的大脑反应迟钝了些,直到温情发现不对劲问他怎么了,他才从和江澄大眼瞪小眼的状态摆脱出来,说没什么。对面的温情明显火气没消,接着控诉魏婴的行为,“你结婚什么的我都不管了,说不说也无所谓,反正你们之前本来就给里给气的,但你不能发到微博上啊!!“

“等一下!你说我做了什么?“

江澄也火速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搜索。

“你!魏婴!把你和江澄的婚戒照发到社交网络上,说你们结婚了!“

“不要开玩……“还没等他反驳完,江澄已经结束了他的搜索,其实他也不用搜索,热搜前几条都是他们,并举到了魏婴面前。屏幕上是他的微博,时间是凌晨00:00,内容是两张照片,一张是他和江澄傻兮兮的搂在一起笑,另一张是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还有手指上的对戒,配字: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红心】【红心】

@江氏集团江澄

【亲亲】【亲亲】“

 

 

 

------------------------------

希望我能不坑......

求评论红心蓝手吧

比心心

新脑洞

去浪了几天

又有新的脑洞

有一点点想写闪婚

就那种狗血满天飞的闪婚

一觉醒来发现老子和已经决裂的青梅竹马结婚了

的那种

破镜重圆

【羡澄】震撼仙门百家!云梦双杰决裂后私会。

没看过cql

沙雕产物

OOC爆表

小学生文笔

 感谢官方( * ̄▽ ̄)((≧︶≦*)

 

魏无羡万万没想到,自己跟江澄见一次面,居然会被人看到,甚至还在修仙秘闻榜上占了七日的榜首,《仙门百家你不能不知道的事》还专门花了两期正刊,五期副刊来讲解他和江澄之间的恩怨情仇(顺便说一下,前几期说的是姑苏双璧间不纯洁的兄弟情,眉宇相对间皆是情深似海,这个我们下回书再谈),标题也很劲爆,就叫:

震撼仙门百家!云梦双杰决裂后私会。

两期正刊分别从莲花坞隔壁卖豆腐的小妹的未婚夫的二舅的三姨夫的孙子,和云深不知处底下做糖人的老头邻居的那条狗的原主人的四妹,两位知情人士的视角,分云梦和姑苏两个时间段,系统的分析了他和江澄之间欲求而不得的暗恋情深。从幼年时期一见钟情,到年少时互诉衷肠相互扶持,再到事变之后的相互安慰,江澄对他的嫌弃全是爱的小嫌弃,他铺天盖地的风流史也是为了引起江澄的注意。

这真是震撼我妈。

魏无羡一边翻看一边感慨,这简直就算通篇扯淡,毫无逻辑可言,我跟江澄怎么可能是一对?就算瞎编,那只狗我都没见过,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两个有一腿?就算我跟江澄真的是一对,我也不可能会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知道啊,再说了,我们当晚明明说的是正事,哪来什么私…….不过私会这个词,用的还是不错的,你说是吧?温宁?

温宁:??????

 

原来我们的劳动模范江澄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只是隐约听手下的人谈八卦时知道双璧断袖。江澄:喔嚯?

直到有一天,他在突击检查手下工作发现了这本休闲读物,封面就是几个古朴硕大的:云梦江氏下任继承人究竟姓江姓魏?!

这一看不得了,江澄简直都要气炸了,我【哔----】你的魏婴!你居然要叛变?!

再往后看发现不是魏婴要叛变,只是我们是一对。

嗯???????

江澄: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两个已经拜了天地洞了房,甚至领养了孩子。

魏婴应该庆幸,他在山脚下捡到的是正刊,虽然说正刊就算是瞎扯淡,但跟副刊一比,正刊简直是比蓝忘机还要蓝启仁。正刊好歹是基于现实的推断,副刊就是瞎扯,几期内容分别是:魏江拜天地全过程,江氏夫妻默许这一婚事,双杰领养孩子跟谁姓,江小少爷反攻能否成功,以及,私会当晚做了几次,换了什么姿势。

这真是震撼我全家。

江澄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只要他出现,就会有人以一种钦佩中带着同情,感动中掺杂兴奋的眼神看他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前几日他因为睡姿不好腰疼,想让银珠帮忙上个药,银珠不仅不帮忙还捂着嘴笑着走开了。

一怒之下,江澄翻出他的夜行衣,趁着夜色再次杀上乱葬岗。

 

 

次日,《仙门百家你不能不知道的事》再次加刊:云梦双杰夜间再度幽会,江家宗主疑似欲求不满?

 

 


不会营销还能不能放好反派了?!(脑洞)

如果要写,cp.见tag


沙雕文学,不禁细扣


应该是各家反派在fb上给自己立人设,然后再推翻的故事?


举个例子


冬兵:九头蛇杀手,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没有什么能动摇他

(直到被人抢了一袋李子bushi……)


莱总:超级富豪,政治家,全国最聪明的人之一,一生致力于跟超人作对,外星人一生黑,产品发布会个人见面会都是氪星人有害论发表现场

(直到被人发现和超人有个儿子╮( •́ω•̀ )╭)


老万洛基小绿容我想想……


欢迎何方意见


【羡澄】震惊!经管系一枝花忽然被告白,两大情圣决战饭堂之巅

大学设定

 

自习室摔杯梗

 

可能有副CP忘曦

 

沙雕作品

 

OOC严重

 

 

 

金光瑶应该是整个团队里第一个知道魏婴想追江澄的人,来源是他的大哥金子轩,他也没废什么功夫,他大哥就先卖了自己舍友。

大概是这样:

“哥,我好像听说你们宿舍那个魏婴有喜欢的人了?最近都不出去撩妹了。”

“哦,对啊,他说他遇到真爱了。”

“谁啊?”

“我小舅子。”

实话实说,金融系第一天才,反应奇快,一秒算数,金光瑶甚至反应了5.7628秒才回过神来魏婴究竟喜欢谁,但他又发现了新的嘲点。

大哥你约都没约过人家吃饭好意思说人家弟弟是你小舅子?!

你这样对得起为了你的终身大事牺牲自己,特意退出现有团队进入江澄队伍,应该得一个感动中国的弟弟我吗?!

还有魏婴也是,除了在网上发自己遇到真爱了勿扰之外就没干过什么实事,像我这样一个为了项目天天跟江澄黏在一起,哦,魏同学我不是那个意思别想歪,的人都不知道你要追他,那你一天天的到底在干嘛啊?!

但我们小天才还是小天才,火速发现了问题中最重要的一点,他又想起江澄发在表白墙上的的择偶标准,一口水喷在了金子轩打开盖子的眼霜上。

这是金光瑶入行以来的第一次亏本,代价高达五千元生活费。

 

第二个知道魏婴要追江澄的人大概是蓝曦臣。

蓝曦臣的消息来源是弟弟蓝忘机,事实证明,男生9栋213宿舍有卖舍友的习惯。

蓝忘机不满哥哥居然在玩手机而不理他,凑过去看,发现蓝校草居然在刷本校表白墙,作为学校众多帅哥中后援会人数最多,并被迷妹称之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校草,这种行为我们一般称之为人物崩坏,即为OOC,但在拥有滤镜的蓝忘机眼中就只能用可爱形容。

“兄长在看什么?”

“有学妹表白江澄。“

话音刚落,蓝忘机的脸色低沉了些,“兄长很关注他?“

“没有呀,只是觉得这个学妹‘有点可怜。”

蓝忘机把视线从自家兄长近乎完美的脸上移到手机上,就看到一大段话。

“经管系的江澄同学(*/ω\*)

你好鸭ヾ(≧▽≦*)o

我好喜欢你鸭(づ ̄3 ̄)づ╭❤~

请问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保证会对你好的!

(ง •_•)ง“

蓝忘机:(눈_눈)

“兄长如何得知这是学妹?”

“因为好像只有女孩子才会那么可爱吧。”

“不。”

蓝曦臣惊讶的摁灭了屏幕,“忘机知道这是哪位学姐?”

“不,他是男的,还是我舍友。”

 

江澄组内第一个以合法途径得知这一八卦的人,也是第三个知道的人是薛洋。

由聂怀桑引荐给魏婴,并称这是校内除你之外泡妞人数最多的人,用聂怀桑的话来说就是,反正魏兄你已经为爱情自废武功,那还不如听听其他高手的意见,而且人家还是江澄的队员呢。

聂怀桑的第三句话取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魏婴请薛洋吃饭,还带上了聂怀桑。

在此之前并不知情的薛洋在收到魏婴的邀请时感受到一股煞气扑面而来,难道这就是云深大学情圣的终极较量?要不是墙上云深大学的校徽提醒他现在不是初中二年级,他都想去论坛发帖:决战科技楼之巅,世纪情圣终极较量!

所以他在知道魏婴想向他请教如何把妹时不免有点失望,甚至生出了一点高处不胜寒的寂寞,并且想给自己点一首《无敌是多么寂寞》。

“学长啊——这个事情,你应该不用我教吧?”

“学弟啊——”聂怀桑完美的复制了他的语调,“你不知道,自从遇到真爱,魏婴就基本废了,净干傻事,之前那个给你们队长江澄的表白墙就是他发的。”

这件事对薛洋的冲击力大到让他的脑子空白了二十几秒,刚夹的拔丝芋头糖丝都硬了才反应过来,这件事蒙蔽点太多他不知道先问哪个,他只记得当初他看得之后截图给江澄,只收获了六个句号。

“您为什么喜欢江澄我就先不问了,我还是比较好奇学长为什么要这么告白?”

“集百家的意见。”

“哦豁?那公开告白是谁的建议?”

“小古板,就是那个蓝忘机,他说江澄这种淳朴的人应该抗拒不了这种张扬的方式。”

“……要不是知道他暗恋他哥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你情敌了。那这种说话方式,颜文字呢?”

“金孔雀,金光瑶他哥,你应该认识,他认为江澄钢铁直男就好这口。”

“学长你不要告诉我表白墙是聂怀桑的建议。”

“对啊。”

“学长我问你一个问题,他们三个脱单了吗?蓝忘机泡到他哥了吗?金子轩和厌离姐在一起了吗?聂怀桑把到学妹了吗?”

“……没有。”

“对啊,那你问他们干嘛呢?”

“…….”

让我们恭喜第二任盲生薛洋抓住了华点。

 

第四个知道魏婴喜欢江澄的人是温宁。

当时魏婴拉他出去喝酒,喝到一半问他,“温宁你脱单了吗?”

把小学弟吓得酒都差点洒了,“没,没有。”

“那你身边有脱单的人吗?”

“也,没有。”

魏婴惆怅的把酒一饮而尽,第二天醒来就见温宁满怀同情的坐在他床头。

“学长加油,虽然概率很低,但我会为你加油的。”

魏婴:??????

 

至于队长江澄,呵呵。

他一时半会还知道不了。

 

 

 

 

 

--------------------------------------------

求评论QAQ

还有红心蓝手